细分市场研究 | 可行性研究 | 商业计划书 | 专项市场调研 | 兼并重组研究 | IPO上市咨询 | 产业园区规划 | 十三五规划 | 投资银行业务 | 政府产业战略


艺术无界限:传统和当代从来就不冲突

2016年3月21日 来源: 南方周末 打印 关闭
内容摘要: 2005年,他头一次去美国,参观大都会博物馆。走进中国展馆,气息一下子变得宁静肃穆,好像到了“另外一个星球”。他意识到,中国艺术有另一种系统,同样伟大。
中研网讯:

鲁阔作品《火烧芥子园》,是他在形如古书的本子上,逐页烧出来山峦的痕迹,十册一字排开,合起来就像山川起伏。

画家尹朝阳突然发现,自己居然那么不了解中国传统。

2005年,他头一次去美国,参观大都会博物馆。走进中国展馆,气息一下子变得宁静肃穆,好像到了“另外一个星球”。他意识到,中国艺术有另一种系统,同样伟大。

“感觉突然有人提了一个醒——这是你的。”尹朝阳回国后,开始补习传统文化,云冈、龙门、敦煌等石窟挨个去了一遍。接下来两三年,他几乎每周都去古董市场,疯狂收集古代雕刻。

从残酷青春、政治符号到佛像,尹朝阳的绘画主题几经变换。自2010年开始,他画起了嵩山。在那里,他发现了宋代绘画的气息,严谨、纯净,“有点类似西方的宗教绘画”。

山水是中国画的传统题材,与西方绘画的风景传统恰成对照。一批受到当代艺术观念影响的中国艺术家,重视起这项本土传统,与中国画画家一道描绘山水。

不过,在公众眼里,中国艺术的“传统”与“当代”很分明。

五六年前,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正忙着策划20世纪中国美术大师系列展览,一位记者问他:“这也需要策展吗?”他可能认为,传统的中国画,亮宝就够了,策展是当代艺术的事。

吴洪亮不以为然。他担任展览“有此山川——多维度里的中国山水”的学术主持,试图继续展示传统与当代的融合。展览在海南三亚的华宇酒店举行,从2016年1月22日展到3月17日。展出的包括张大千、齐白石等大师的画作,也有当代艺术家的山水题材中国画、油画,甚至摄影、音乐和装置。

山水和风景的区别

“中国人叫‘山水’,跟风景的区别是什么?山水是有情的。”吴洪亮自问自答。艺术家们表达山水之情,方法很多元。回头看20世纪大师的山水画,古意犹然,但常能发现创新的地方。

《松峰晓霭图》创作于1969年,是张大千的泼彩代表作。张大千深受清代画家石涛影响,1950年代又与毕加索见面,对引进抽象主义等西洋观念兴趣盎然。这些一齐反映在他的泼彩作品里。

山峰主体为大块亮蓝,逐渐与山腰、山脊处的青绿色融合,自然而然。山顶轻雾笼罩,更远处有些孤零零的树木。2013年保利春拍,这幅画拍出3910万元高价。

傅抱石1961年的纸本作品《丰满道上》,山川依旧,但近景高压电塔更为明显。远处山道上,红色车辆蜿蜒而行,时代印迹一目了然,却不突兀。当时古典山水画遭到批判,被认为反映“封建、反动的山水观”,画家们开始探索现实主义创作。

从林风眠、齐白石、李可染及黄永玉等名家的山川中,可以看到画家对时代的描绘。在当代艺术家的山川里,则能找到多元的传统。

邬建安的综合材料艺术作品《理水》,一套12件,在“有此山川”展出三件。《断锨山》是一排折断的铁锹木柄,排列在一起,轮廓仿佛连绵的山川;《胫腓山》原是两块枯木,形如两座孤峰相对,山上还有若干刻纸而成的“断腿”。

邬建安很早就以中国神话为创作题材,视大禹治水为“神话和现实历史的分水岭”,受鲁迅同名小说启发,想重讲神话。他到工地收集材料,花了不到两个月时间组装成《理水》。“那些用具跟古代比,可能没有什么太大区别。”邬建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《火烧芥子园》的作者鲁阔还在念硕士。在形如古书的本子上,他逐页烧出山峦痕迹,合起来好像山川起伏。十册一字排开,烧痕连起来,仿佛是带晕染效果的山川水墨画。

“有此山川”的展品分为两部分:山右美术馆的20世纪中国画收藏47件/册,28位当代艺术家的58件/册。吴洪亮与策展人冯雪合作,花了几个月时间借当代部分的展品。最终,展览形成“格”“借”“流”三个版块,把两部分展品打乱摆在一起。

尹朝阳的油画《嵩山秋寺》旁是钱松喦的作品,后者山峰陡峭,急水湍湍流下,与前者形成对应;彭斯的油画尺寸大,要独占一面墙,以便远观。准备展览时,吴洪亮心里没底:两种作品是否会形成“两张皮”?最终,两部分作品之间关系融洽,区别在展览中“抹平”。

中国文化不可能断裂它融在了审美和生活里

《嵩山秋寺》与徐累的绢本作品《秋江图》遥遥相对,中间隔着一堵墙,墙上有古典园林式的空窗。《秋江图》画水景山色和太湖石,蓝、灰为主,显得沉静,相形之下,《嵩山秋寺》的色彩格外饱满浓烈,融合山水和风景两种传统。

“我对那种东西有种向往,但是我觉得回不去了。”尹朝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《嵩山秋寺》中色彩浓烈的山川,是当代人的解读方式。

1992年,尹朝阳考上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,大量精力一度用在学习西方。“中国传统的东西都是自己有兴趣,自己看”。觉得林风眠的作品亲近,在下乡写生时,就学习林风眠的画法。

2006年,中国的当代艺术圈涌进来很多钱,尹朝阳有些多年不画画的朋友,又重新拿起画笔。“只要他会画画,就是神笔马良。买画就像买菜一样,是一种癫狂的状态。”

2010年,尹朝阳40岁,想在艺术上做一个“切割”。反映在作品中,就是山川,由直接表达个人情绪,转为寄情于自然。

画家彭斯站在一人多高的画布前,用刷子在石头的轮廓周围刷出不规则的竖条纹,身后的苹果电脑正播放坂本龙一的音乐,他听到的是“一丛很厚、很丰富的质感”。

画室门边的条桌上摆着两张古琴,桌边的墙上也挂着几张。彭斯在“有此山川”展出油画《岩壑白马图》,一旁是他手抄的宋曲《山居吟》琴谱。画中,一匹白马正从阴影里奔出,相比草木稀疏的巨大山岩,格外渺小、孤寂。

2000年,彭斯考进中央美院版画系,比尹朝阳迟近十年。2009年,彭斯结识古琴名家罗钊,拜师学习两三年,除了画画就是练琴,不分昼夜。他有时自己编曲子,大量即兴演奏,并不记录。

古琴曲意境高远,彭斯能从中体会古代士大夫的生活状态。像《山居吟》,感觉就是“笑傲山林”。“我喜欢中国传统绘画,用笔触去体会这种意境,制造这种空间、构图、画面氛围时,就和古琴产生一种关系了。”彭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丘挺不觉得中国文化有断裂,“它融在中国人的审美和生活里面,不可能断”。丘挺是中国画画家,在“有此山川”展出纸本水墨《云山图》。他在1992年考进浙江美术学院,学习山水专业。老教授陆俨少定下规矩,学生要临摹《万壑松风》《早春图》等十张宋元山水画经典。

在学校里,丘挺认识了参与过“85新潮”,后来退出的范景中老师,范景中告诉丘挺,还是要深入到传统里面。

2003年的SARS过后,市场对水墨画的需求量“井喷”,比中国当代艺术的行情来得还早。商品化给水墨画带来了很大变化。普通收藏者希望画家“颜色要更加浓重一点,笔墨的叠加要更繁密一点”。有些“猫王”“梅王”,一辈子吃一类作品。“莫奈画睡莲的时候,估计他不太关注这个世界在流行什么。”丘挺说。


关于我们
·公司简介
·组织机构
·发展历程
购买帮助
·征订方法
·付款帐号
·常见问题
中研普华
大品牌 买放心7天×24小时
400-086-5388
客户服务
·尊贵客户
·服务承诺
·产品配送
公司实力
·实力鉴证
·媒体报道
·招股书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