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分市场研究 | 可行性研究 | 商业计划书 | 专项市场调研 | 兼并重组研究 | IPO上市咨询 | 产业园区规划 | 十三五规划 | 投资银行业务 | 政府产业战略


中国学者诺奖级实验结果遭多国科学家质疑 本人回应

2016年8月1日 来源: 互联网 打印 关闭
中研网讯:

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震惊全球学术界的新基因编辑技术NgAgo-gDNA,正遭遇越来越多的质疑。

5月2日韩春雨的论文发布在《自然-生物技术》网络版之后,被媒体称为“诺奖级技术”。此前十年他未曾发表重要论文,由此引发了人们对于国内学术界“唯论文论”现象的讨论。

但到现在为止,全球仍没有一家实验室对外宣布,能够完全成功重复韩春雨的实验。现在已有多国科学家要求《自然-生物技术》介入调查,并公开韩春雨实验中的所有原始数据和实验条件。

国内一名从事基因技术研究的院士称,在细胞生物学的历史上,不能重复的实验时有发生,甚至有时候只是换了一个实验地点,也得不到相同的实验结果。

韩春雨新型基因编辑技术 

韩春雨的NgAgo-gDNA技术,挑战的是最为流行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-CAS9,论文刚一发表,就引发了轰动。

基因编辑技术是指能够让人类对目标基因进行“编辑”,实现对特定DNA片段的敲除、加入等。目前CRISPR-CAS9是最为普遍的基因编辑技术,被称为“基因魔剪”。

5月2日,韩春雨课题组的论文《DNA-guided genome editing using the 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 Argonaute》在《Nature Biotechnology》在线发表。绕开时兴的CRISPR-CAS9技术,课题组利用格氏嗜盐碱杆菌(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)的Argonaute核酸内切酶,以DNA为介导进行基因组编辑,简称NgAgo-gDNA。


澳大利亚科学家质疑

重复实验未能成功

北京时间7月29日,一度支持韩春雨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基因学家Gaetan Burgio反戈一击。他在Twitter上发布长文《我的NgAgo经历》,否认了自己7月15日之前部分重复实验时得出的结论,表示并无严格意义上的证据显示韩春雨的NgAgo-gDNA技术有基因编辑的迹象,并且要求韩春雨公开所有原始数据和实验条件。

质疑韩春雨的Gaetan Burgio在7月29日发布的长文中介绍了重复实验的具体过程操作和结论,附带了7张实验结果图。他表示:在多番尝试、试验3个不同的细胞后,没有发现严格意义上证明NgAgo发生基因编辑的证据。

在长文中,Gaetan Burgio表示,“《自然生物技术》期刊应该要求韩春雨公开所有的原始数据和实验条件”,并认为:“NgAgo的未来并不明朗。”


多国科学家呼吁

提供更多实验数据

在Gaetan Burgio发文后不久,来自西班牙高等科学委员会下设的国立生物技术中心的科学家Lluis Montoliu转发了该文,并称:“CRISPR-Cas9系统会用上数百亿万年而不衰。难以击垮。”随后,Lluis Montoliu更新博文称,“建议所有想做这件事的人不要再浪费资源”。

7月30日,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原主席Montoliu向协会会员发信称,NgAgo在哺乳动物细胞的基因编辑中不起作用,建议停止验证河北科大韩春雨实验,不要再浪费时间、金钱和人员。针对该技术调查表明,140个回复中,只有一个回答有效,73个无效,63个在验证。”

但Lluis Montoliu及其所处的“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”的言论,引发了部分国内科学家的不满,其中包括中国科学院上海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仇子龙。7月30日晚上,他在实名认证的微博上质疑“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”和Lluis Montoliu在领域内的专业性。

此前,仇子龙被传出重复实验成功。7月20日,科学网有博文称仇子龙成功重复韩春雨的实验。但仇子龙本人在7月21日作出回应,表示实验室仍在重复,优化各种条件,目前的实验结果距离韩春雨论文中的结果“相差甚远”,并呼吁韩春雨提供“可重复NBT发表文章的NgAgo,或者优化的NgAgo2.0,smart版本等等”。


中国科学家回应

对实验的重复性有信心

对NgAgo的质疑声自6月下旬开始就陆陆续续,韩春雨本人在百度贴吧上做出过一些回应。

6月28日,他在对网友的回复中表示,新系统刚出来都会“不好使”,他也认同目前NgAgo系统不够稳定,等2.0版本出来会找专门机构免费发放。

面对质疑,他说,“我敢把质粒提交到addgen上,在协和讲座发放质粒,对自己实验的重复性还是很有胆气的。”韩春雨所说的“addgen”其实是Addgene,一家全球科学家质粒共享的非营利组织。记者在Addgene官网上的确看到了韩春雨上传的质粒信息。这些质粒可供全球科学家直接用于重复韩春雨的实验。

7月2日,韩春雨进行了较为详细的回应,强调NgAgo系统对污染特别敏感,实验时不要有寄生菌和支原体的污染,并对实验环节做出技术性的建议。但7月2日之后,韩春雨不再有新的回复。7月4日,记者联系上韩春雨,他以“学校告诉我不要做任何回应”回绝。

有基因学家表示,如果最终《自然-生物技术》杂志在介入调查后也认为韩春雨的实验是无效的,那么他在5月2日发表的论文将会被《自然-生物技术》删除。


“不能重复不意味着是假的”

韩春雨在各类报告上回应:这需要“高超的实验技巧”。对此,记者在采访该领域专家时了解到,所谓“高超的实验技巧”实为实验“标准化”,目前多个实验室的重复实验结果即将出炉。

据记者了解,世界范围内有几家实验室正在对NgAgo-gDNA基因编辑技术的几项实验进行重复,并且已有从未与韩春雨联系过的研究者独立完成了重复实验,即将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公布结果。

“韩春雨所说的‘高超的实验技巧’并不准确。”国内一名从事基因技术研究的院士推测,无法重复的原因可能是实验过程的“标准化”出了问题,“在细胞生物学的历史上,不能重复的实验时有发生,甚至有时候只是换了一个实验地点,也得不到相同的实验结果”。

例如,该院士曾经亲历,使用不同生产厂家的血清,会影响哺乳动物细胞培养。而当年基因克隆时,法国科学家一直无法复制加拿大科学家的实验,最终查明原因竟源于两家实验室使用的水有所不同。

因此,上述院士表示:“韩春雨的实验其他人不能重复不能代表这一结果是假的。”

目前,已有研究者正在逐步发现“诀窍”。在专门讨论NgAgo的谷歌讨论小组中,一名无法证实身份的研究者Jan Winter表示,他因为替换了一项实验材料,取得了重复实验的成功。

哈尔滨工业大学生命学院教授黄志伟课题组向记者证实,他带领的研究组正在重复这项实验。“结果还要再等一等。”他表示。

根据记者调查,针对韩春雨论文的质疑集中在论文中的第四部分结果上,即证明NgAgo能否编辑内源人类基因组。

此前,一位来自印度基因与综合生物学研究所的Debojyoti Chakraborty博士向媒体确认“this system works”(这一系统奏效了)。他同时强调:“要判定韩教授的方法的可重复性,必须等到基因测序结果出来以后才能下结论。”


关于我们
·公司简介
·组织机构
·发展历程
购买帮助
·征订方法
·付款帐号
·常见问题
中研普华
大品牌 买放心7天×24小时
400-086-5388
客户服务
·尊贵客户
·服务承诺
·产品配送
公司实力
·实力鉴证
·媒体报道
·招股书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