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分市场研究 | 可行性研究 | 商业计划书 | 专项市场调研 | 兼并重组研究 | IPO上市咨询 | 产业园区规划 | 十三五规划 | 投资银行业务 | 政府产业战略


保加利亚“洋织女”玛里亚纳:热爱中国刺绣

2016年8月17日 来源: 互联网 打印 关闭
中研网讯:

玛里亚纳坐在凳子上,穿一件玫红的波点短袖,下摆两侧微微开了叉,顺着黑色的灯笼裤下方看去,一双纯手工的黑布鞋露了出来,她的双脚一动不动,双手捧着十字绣,十根指头像十只小蜜蜂似的上下飞舞。由于她低着头,一头棕黄掺杂的卷发挡住了大半个脸,使得她的五官看不太真切,但从她平和安静的神色上,隐约猜出这是个秀外慧中的“洋织女”。

记得那天下午,山里边温度并不是很高,山下布置的大面积的灯笼墙全部替换成了爬山虎,像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障,穿行其中别有一种清凉的感觉。玛里亚纳的手工针织展就在千华古村的“宝志公祠”旁,展区是露天的,不大的空间内陈设着织布机,纺纱团,手工针织品和满满当当的绣品。三个工作人员在忙活着布展,玛里亚纳一直端坐在那里绣花,操一口半生不熟的汉语和我打招呼。

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玛里亚纳时的印象。彼时正是江南六月天,佛教圣地宝华山山脚下的千华古村,正在举办丝绸之路国际民俗文化节。37岁的玛里亚纳带着她的手工针织品,从保加利亚漂洋过海来中国,来到千华古村参展她的针织秀,作为一个同样热爱传统手工针织的手艺人,我不仅认识了她,还把她加进了我的“朋友圈”,缘起了一段跨国友情。

我是一个对手工艺人非常尊重的人,多年的编织行为让我不知不觉养成了钟情手工作品、喜欢女红的习惯。曾经认为,女红是中国女人的必修课之一,那一针一线的刺绣、缝纫、针织出来的东西,除了打发光阴寄托情思外,还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。然而,和玛里亚纳交流过后才知道,女红并不是中国的专利,它既是传统的,也是国际的。比如针织,国外早就有了,相反中国直到清末针织才传入。

在千华古村,我们相互交流手工作品,玛里亚纳将她织好的一对船型的棉鞋递给我,从藏蓝的鞋底子,蓝白相间花色的鞋面,一眼就看出,这是一双经过精心配色,巧手织就的艺术品,我向她伸出大拇指,她笑着摇头,却指着我编织的汉服宝宝衫道:“You  make very beautiful knitting!”然后通过手机翻译,她和我写下了一屏又一屏的对话。她说:“这些都是时间堆积出来的,只有心思专一、细密,才会有这样美丽的作品诞生。我喜欢中国,更喜欢像你这样的中国女人。”

当天晚上,我们通过微信开始聊天。手机翻译从“你好,谢谢”一下子过渡到“感动,亲爱”,仿佛两个熟悉N年的闺中密友,共同的兴趣爱好让我们跨越了两个国度的距离。玛里亚纳曾在索菲亚大学“圣克利门特”学过心理学, 她十分健谈,话题滔滔不绝,从一个迅速地转向另一个。通她聊天,我知道了保加利亚女红也和中国一样,是一项讲究天时、地利、材美与巧手的艺术,由母女、婆媳世代传袭。

玛里亚纳问我:“保加利亚每个孩子出生,祖母都要给他织毛衣,从过去到现在,我们都称手工针织是‘祖母的艺术’,你们中国怎么看针织?” “中国针织也不外乎家传,师授。从传统的服用扩大到家用、装饰,针织花色品种越来越多,市场越来越广……”我告诉她:“不过现在很多孩子不愿意学,因为市场上有机器编织的成品出售,毕竟手工编织是一件耗费时间和精力的事情,除了长期热爱这门手艺的人在坚守。”玛里亚纳感慨道:“太可惜了。手工针织有机器代替不了的魅力,它应该成为时尚生活的主角!”

民俗文化节结束后,玛里亚纳又回到了保加利亚,但我们友情的风筝线并没有断。前几天她告诉我,买了一本《新实用汉语课本》在学习,要流畅地用中文和我对话,想翻译我的散文。她还说非常想我,在保加利亚的村落里闲逛,一看到睡莲就让她想起中国,她让我拍千华古村的睡莲给她看,让我把近期的手工针织作品也传给她看。

玛里亚纳说,她非常热爱中国刺绣,她刺绣的作品中,大多带有中国绘画艺术,那繁复的花鸟,那清雅的山水,无不透露出人与自然相融的烙印。虽然我不精通刺绣,但彼此的心灵是相通的,无论是刺绣还是针织,做手工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享受,一种愉悦和成就感。我们的手和针线,经过时间的打磨后渐渐成型,所有的成品都有了感情和温度,有了生命被打磨过后的温润质地,对心灵无比专注与纯粹,对生活更加艺术和率真。


关于我们
·公司简介
·组织机构
·发展历程
购买帮助
·征订方法
·付款帐号
·常见问题
中研普华
大品牌 买放心7天×24小时
400-086-5388
客户服务
·尊贵客户
·服务承诺
·产品配送
公司实力
·实力鉴证
·媒体报道
·招股书引用